​為什麼我只拍攝白紗與便裝

這是 2017 年開始執行的拍攝方式。

將方案調整了內容之後,差不多的問題便隨之而來,有些是同業與朋友,也有些是新人。雖然都是簡單回應,但我還是很認真的思考著這個決定,當然不是思考對或錯,而是思考「為何不能這樣做?」

為什麼只拍兩套?
為什麼只拍白紗與便服?
為什麼不接受加價多拍一件?

我認為這是完整性的問題。

對我而言,能夠整組作品裡都是相同的服裝是最完美的,當然,要把三套衣服放在一本作品裡,透過一些方式還是可以兼顧故事、情緒或邏輯的連貫性,但大多數新人不會想到也通常不太在意這些細節,因此在拍攝時就把自己最想達到成果所需的條件給界定出來,也可以讓我在過程中得到更多快樂。至於拍四套的情況純粹是商業手法,不值得放在討論的範疇裡。

「光是這套服裝在這裡拍的照片就已經是一組很完整的作品!」

這是我很常在拍攝當下對新人說的話,既然一套服裝就可以完成的事情,而且可以很美好地呈現影像與人物的故事,有什麼理由不做呢?

 

我的拍攝方式很花時間,花時間讓新人培養彼此之間的情緒,花時間與新人溝通並且引導出我要的畫面,花時間去感受拍攝過程中的一切,花時間聽我講垃圾話。我的拍攝節奏可快可慢,快的是按下快門的時機,慢的是悠閒愉悅的步調,只要是與我合作的造型師都知道,我不會這裡快速拍完幾張之後就趕著前往下一個場景,一樣的事情我會讓新人去體驗個幾次,當我用越舒服的節奏拍攝,新人就會越放鬆,而人只要一放鬆,最真實的狀態就會出現,這就是我要的。

每換一套服裝與造型或是移動到不同場景都是時間消耗,過去常在拍攝到第三套時新人已顯露疲態,拍照應該是要能夠享受當下,能夠邊拍邊玩,時間與體力要消耗在專注力最高的時候才最有價值,對我而言,為了換裝換造型換場景而浪費掉的時間,不如睡飽一點再開始拍,不如省下來多拍點照片,不如早點拍完回家休息。

所以,兩套,真的真的很夠了。

至於婚紗只拍白紗,說到底還是每個人對於這件事情的定義方式。一開始我也是跟著大家做一樣的事情,設定差不多內容的方案,拍著差不多類型的照片,但我越拍越不快樂,越拍越覺得這不該是存在我認知中關於婚紗影像該有的樣子,當然我還是認真面對每一次拍攝這是無庸置疑的。

對我來說,婚紗照不只是穿著婚紗拍照,婚紗照是紀念現階段兩人之間的狀態,紀念兩人因有著共同意念承諾相守在彼此身邊而做出結婚的決定。穿著白紗的新娘是象徵婚姻最直接且完美的元素,便服或時裝則可呈現兩人在對方面前最真實的樣貌,相較白紗或禮服來說,便服在互動時的肢體與情緒可以得到更豐富的呈現。婚紗照裡能夠擁有這兩種服裝就非常完整了,再多,就滿出來了。

再者,有顏色的晚禮服對於各種場景的適切性較低,如果真的想穿,建議可以放在結婚當天的宴客中,要作為紀念性的影像,真的只要白紗、便服,甚至只是一件洋裝,就很夠了。

不同的市場會有各自的服務提供者來滿足需求,我知道這樣一來自己的市場變得很小,但慶幸我的新人大多都認同「數量不用多,有好照片最重要」,畢竟以攝影為業已經讓我消磨掉太多熱情,現在的調整,不過就是錢賺少一點,但只要能讓自己在拍攝的過程更放鬆、更快樂,以現階段的我來說,應該還可以頂得住。